芜湖寄件到南京EMS“走”了一周 寄件人投诉却被“踢皮球

日前,安师大退休教师赵其钧向本报反映,今年2月下旬,他去邮政寄EMS,结果邮件在投递中发生意外延迟,对家人在南京就诊造成了影响。当日,在北京东路邮政支局服务柜台,一位工作人员通过电脑查知,“今天在南京封发、开拆,今天对方能收到”。

日前,安师大退休教师赵其钧向本报反映,今年2月下旬,他去邮政寄EMS,结果邮件在投递中发生意外延迟,对家人在南京就诊造成了影响。他了解后才得知,其所寄邮件在芜湖与无锡间折腾了两次,自然耽误了时间。对此,他找到当时收件的邮政支局讨个说法,对方却表示责任不在他们,而在于物流环节,而物流环节又表示是收件的支局在推卸责任。赵其钧对此很生气,“我想听到一声抱歉就这么难吗?”对此,记者进行了调查了解。

赵其钧表示,他的女儿在南京工作,今年春节回家后,右膝肿痛,遂到芜湖一家医院住院治疗。春节后回南京准备继续在当地诊疗。为此,2月24日下午,赵其钧带着其女在芜湖的诊疗资料来到芜湖市北京东路邮政支局,通过EMS将资料寄给女儿,以便其女儿在南京就医时所用,既让南京医生更准确地医治其女病痛,也能避免一些重复检查。

由于赵其钧女儿的腿疾需要到南京一家知名医院求医,该医院相关专家号比较难挂,千辛万苦才挂到3月1日上午的号。本以为一切顺利,在南京知名医院专家诊查时,会有芜湖诊疗材料提供参照,但到了当日上午10时,他们在南京也没有收到赵其钧通过EMS寄过去的资料。

对此,赵其钧也很纳闷,因为在办理EMS寄件时,工作人员明确告诉他,次日可到,最迟也不过两天,也就是说2月26日赵其钧的女儿肯定能收到芜湖寄来的资料,完全来得及满足南京这边专家诊查所需。于是,3月1日在接到女儿那边打来的电话后,赵其钧不顾年高体弱,径直赶到人民路邮政支局讨个说法。

当日,在北京东路邮政支局服务柜台,一位工作人员通过电脑查知,“今天在南京封发、开拆,今天对方能收到”。赵其钧说,怎么用了近一周才到,并要求工作人员打印了一份该邮件流程,又提出希望找其领导问问这个事该怎么解决。工作人员并没给予其他解释或抱歉的话,只是告诉他“领导开会去了”。

赵其钧心里本来就不高兴,邮件被耽误了,工作人员也没解释,还说出一句常常被当做“挡箭牌”的话,就更生气了。不过,赵其钧没有与该工作人员继续交涉,而是去了后面的邮政办公楼,根据楼门口标牌,赵其钧先去了“综合办”,说明来意后,工作人员将其带到另一间办公室,这次有人接待了,得知情况后在电脑上一查发现,是邮件在芜湖、无锡两地反复来回所导致,并告诉赵其钧,“不是他们的问题,是物流的问题,依然没有道歉与如何解决的话”。

在赵其钧要求下,对方提供给他邮政速递物流公司的电话号码。拨打该电话号码后,一位女士告诉他,“你在哪里办的就到哪里去查询”。赵其钧说,“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,他们说问题出在投递,是物流公司的责任”。该女士说,“他们是推卸责任”。赵其钧无奈地表示,“你们两边推来推去,我没有精力纠缠,请问这是不是快递,如果不是,有没有一个说法交待!”更让赵其钧难受的是,他一直对邮政的印象是正规可靠,但是这次的经历让他非常失望。

就此,记者也据赵其钧所提供的电话号码,与邮政速递物流公司取得联系,对方正是接听赵其钧电话的那位。她说,可能是赵其钧有所误会,根据程序,她在电话里是让赵其钧去北京东路邮政支局,可以办理相关退费,同时她也理解,他们与支局的话容易让赵其钧老人感觉到是推卸责任,同时他们也应该向老人说声对不起。随后,该女士向记者索要了赵其钧的联系方式,表示会进一步交流,妥善处理。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